您现在的位置:

老而不死 >> 正文 >

苏菲:“我不在乎变老” - 经济 - 管理财经 -

时间:2017-07-24 12:21:26来源:网络收集Tags:     ()

文_李晓婷 潘婷婷

法国女星苏菲·玛索向来就以优雅气质被封为" 法兰西之吻”,2 016年,尽管她已经50岁,眼角和嘴角也开始纹路分明,但笑容依然迷人。"我不在乎变老,”她笑着说,"因为终于不用一直在意随时随地保持漂亮了。”

几年前,她艰难地戒了烟、坚持运动——她担心的不是美不美,而是健康,"如果我生病、衰老,就不能工作了。”

在苏菲最新主演的电影《狱中鸟》里,她几乎全程素颜。影片一开头,苏菲正面全裸面对镜头,镜头下的她,身材依然匀称,小腹依然紧实平坦,但姿态是别扭的,她用双手遮挡关键部位,满脸憋屈,还要尽力装作不在乎。"那一刻只有羞辱感。”苏菲说,实际上,在拍摄前,她顾不上检查自己的身体,上镜是否依然得宜,"那时你的身体,已经不是你的身体。重要的是要告诉观众,监狱就是这么一回事。”

监狱都是基于男人的需求建立的

苏菲会主动出击。"我不会去计较后果,很容易对导演一见倾心,然后就去见面。”Laure Duthilleul导演的《晚上见》就是这样。《狱中鸟》也是这样。

导演奥黛丽·伊斯特罗哥拍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时,只有2 3岁。那部讲述一群法国年轻人感情世界的电影,这让苏菲·玛索很喜欢。

她直接去找伊斯特罗哥:我想跟全身抽搐是什么?你合作,你现在有什么创作计划?

伊斯特罗哥那时正在写一个关于女囚犯的剧本,根本没想过女主角会是苏菲。这是伊斯特罗哥的第4部电影。

这是苏菲·玛索第一次演女囚犯,也是她第一次去监狱。

法国西北部城市雷恩有两三家女子监狱。电影就在雷恩一所被弃用的监狱里拍摄,所有的设备都不能运转,没有暖气,窗户也是破的。

这成了苏菲"最冷”的一次拍摄。连续5个星期,她每天早出晚归,去监狱"上班”,和其他女演员一起,吃着难吃的食物,挤在湿冷的狭小牢房里,厕所就在床的旁边,用一扇木板隔开,还要忍受同屋狱友的挑衅和威胁。

"那段时间过得非常糟糕,无论身体还是心理。”苏菲回忆,"那个过程中,你什么都不是,你不是人,只是一个数字,要忍受的是不断地羞辱。”

苏菲事先并没有做太多功课,她想保持剧中人物对监狱的陌生感:她认为自己不是坏人,根本不属于那个地方。

传说在挪威等北欧国家,狱中生活就像度假。有了监狱体验,苏菲不太相信,"监狱里没有生活质量可言。”除了失去自由之外,吃住都很差;你以为在监狱里会变瘦,实际上反而会增肥,因为狱中食物很不健康;睡得不好,因为被子、枕头还有床,统统不好;蚊子多,还被各种虫咬;一周只能洗一次澡,并且要跟很多人一起洗。

她开始想另外一个问题:犯人获释后,要怎样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监狱存在的意义在于教化,不能仅仅是把人贬低到什么都不是,让人变得更加糟糕。”她想,监狱也许可以引入一些宠物,让犯人照顾它们,唤醒他们的善良。另一种不合理让苏菲格外愤恨。

"90%的监狱都是男多女少,所以监狱都是基于男人的需求建立的,女人的需求不在考虑之内。比如,女性比男性需要更多卫生左乙拉西坦口服液在吃为什么癫痫还发作纸;女性生理期需要卫生棉,就得自己掏钱买。这就是为什么女人要反抗,我们需要争取我们的一切权利。”

对年过四十的女人好莱坞就是灾难

在《狱中鸟》里,苏菲素颜,这反而让她自在。

"在这部戏里我可以看起来很累很虚弱,不用维持美貌。这很酷。那些光鲜亮丽的角色反而累人,你要化两个小时的妆,还要随时保持那种状态,压力太大了。”苏菲用粗哑低沉的声音说道,她说话直率,也不大是女神的作风。

1995年好莱坞拍摄的《勇敢的心》中,苏菲扮演伊莎贝拉王妃,这为她获得了全球的声名,但她"并没有想成为一个好莱坞的电影人”。她的目标并不是更有名气,而是"探索人类的知识和经验”。

一方面,她不喜欢"在一个没有历史的国家工作”,"连那里最重要的文化标志牛仔裤,严格来说都是一个德国人发明的”。

另一方面,好莱坞对女明星保持漂亮的压力比法国更甚,让她觉得"糟透了,对过了四十的女性简直就是灾难”。

早年的苏菲,充满不自信和焦虑。即使到今天,当了30多年演员,她还是会对自己有疑虑,甚至会想,某一天,会有人让她意识到自己什么也不是。

这多少因为她年少成名,成为演员纯属意外。母亲是售货员,父亲是卡车司机,苏菲原本设想自己将来会在餐厅里当服务生,或者开出租车。直到13岁的某一天,她被发掘当了模特,然后出演了第一部电影《初吻》,就红了。那时,她演的那个令人难忘的青春期少女,靠的不是演技,更多的是天然和本能,"还不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方面出于美貌带来的副作用,人们天然认为,一个外形这样完美的女人,不可能有演技。另一方面,和她的演艺经历有关。

曾经有人问过苏菲,会不会想演朱丽治疗羊羔疯的好方法有那些该怎么治?叶·比诺什或者朱莉·德尔佩演过的,那些更复杂更深沉的角色。苏菲摇头:"我很理智,知道自己的不足。我没有受过正式教育,没有接受过古典剧场训练。”

想了想,她又说:"要说我嫉妒朱丽叶·比诺什和朱莉·德尔佩的话,那就是,她们要么来自一个文化气息浓郁的环境,要么上过表演学校,而我家里,连书都没有。”

演完《狱中鸟》,有人告诉苏菲,某些镜头里,她看起来有几分像朱丽叶·比诺什,她睁大了眼睛答道:"这是真的吗?”

"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女演员,我非常喜欢她。但你也不能成为别人,也无法模仿他人,”她笑着说,"我还是更希望做自己。”

我喜欢成为掌控的那个人

没有完整的少女时代,也没有上过大学,苏菲的感受是"苦涩”。但她明白,"这就是我的生活,电影让我变得好奇,你遇到更多,就想学更多。”她说。

这种学习能力包括从身边的人学起。苏菲曾说,她所有的东西都是从男人那里学到的。比如《初吻》的导演Calude Pinoteau,"我们一起旅行宣传电影,他带我认识了世界”。

影响她最大的是第一任男友、波兰导演安德烈·祖拉夫斯基。

两人开始相爱时,苏菲17岁,他43岁。祖拉夫斯基导演电影《狂野的爱》,希望苏菲出演一个放荡的女人,并且有情爱镜头。这有悖过去苏菲因为《初吻》获得的玉女形象,经纪公司摆给她两条路:要么继续演那些清纯美女,要么解约。

苏菲选了后者。实际上,她在《狂野的爱》里只有很少的戏份,3天就拍完了。她和公司解约,因此付出了10 0万法郎的违约金。

"我没有刻意要做什么,只是讨厌被人操控。”多年后,苏菲回忆,"电影公司的人假装是我的朋友,实际上只是在操控我癫痫病大发作怎么犯了怎么不清醒的职业、我的生活。”

苏菲跟随祖拉夫斯基在波兰生活了几年、生了儿子,最重要的是,"他教会我思考”。苏菲开始大量读书,她读过的索尔·贝娄、伍尔芙、加缪,后来在她1996年出版的自传体小说《说谎的女人》中被一一引用。

2 0 0 2 年,苏菲和美国制片人吉姆·莱姆利生了女儿,那时她和祖拉夫斯基已经结束了17年的关系。

这一年,苏菲导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对我说爱》,很大程度上就是她自己的生活——片中的一对老夫少妻,正面临严峻的婚姻危机:丈夫对妻子曾有的不忠耿耿于怀,她则受不了他的怨恨、酒瘾和工作狂,觉得爱情已经消亡。片中的丈夫,也有着祖拉夫斯基一样的灰白头发。

这部电影让苏菲获得了蒙特利尔世界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做了导演,苏菲很清楚,"电影工业很讲等级,仍然被男性主宰。”

她用对待孩子的方法对待工作人员:一点点摸底,先从简单的开始:"请你打扫自己的房间好吗?”说五次都没用,第六次,捶了桌子,突然间,事情就办成了。当导演,她"一样地捶桌子”。

她摸索出另一个原则:像男人一样强势。任何人来问大小事,就算心里没数,她也绝不露出半点迷茫。"船已在海上,如果船长说,哎呀,我不知道要去哪,船员都会疯掉的。要像一个男人,讲话大声不含混。有决断,永远不要有迟疑。”

拍电影对她来说是一件苦差事。"天啊,那么多烦心的事!”苏菲皱着眉说,"但我还是喜欢当导演。”

"演员是别人决定你的角色,也许给你糟糕的对白,在剪辑室里照他们的意思动剪子。你会失去独立性,”苏菲说,"而当导演,你可以变成掌控的那个人,这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压力,但至少,那是你自己的工作。”

© http://zw.jpivu.com  树上攀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