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老而不死 >> 正文 >

精神养老:关注与诉求 - 老年 - 家庭健康 -

时间:2017-03-10 08:58:00来源:网络收集Tags:     ()

口主持人/西南

春晚小品《钟点工》中宋丹丹的台词是"有人花钱吃喝,有人花钱点歌,有人花钱美容,有人花钱按摩。今儿我找个好活儿,有人花钱雇我陪人唠嗑。”笑过之后,却不免惹人深思。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迅速增加的老年人群对养老服务需求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他们不再只满足传统的经济供养、生活照料等基本物质需求,而是有了多样化的、更高的精神需求,例如情感交流、人际交往、文化娱乐、知识教育、政治参与等。

特殊群体更需要精神养老

老年人幸福的晚年生活不只是"一张床三顿饭”的物质生活,精神生活也必不可少。全社会的老年人都需要精神上的抚慰。但有一些特殊的老年群体,对于精神养老的需求特别渴望。

群体一 进城的农村老人

眼下,农村相当一部分青年通过考学、经商、打工,逐渐由农村人变成城里人,在城市里安家落户,许多农村老年人也随子女进城居住。然而,许多农村老人却并不适应城市生活。与记者同住一小区、来自农村的孙大妈说:"要不是在这里带孙儿,我早就想回去了。这里车又多人也挤,想带孙儿去公园转转,都不方便,只能在小区楼下走一走。”

在成都龙泉驿区,记者认识一对农村老年夫妇,他们经常收到在外地打工的儿女寄回来的汇款。可是,每次来了汇款单,村里都要用大喇叭反复喊几次,他们才去拿汇款单,拿到汇款单后,也并不是很乐意去邮政所汇兑。街坊邻居们常常用羡慕的口吻说道:"娃儿经常给你们寄钱,好孝顺哟。”记者也曾这样对他们说,但老两口却唉声叹气,回了记者一句:"就只晓得寄钱,人又不回来看看。望半年,回来一两天,又走了。光寄钱,不见人,钱再多又有啥用,有啥意思嘛!”老两口的话道出了农村家庭子女外出打工后常见的情况。随着经济发展加速,人口流动、劳动力转移日益频繁,伴随而来的是传统家庭结构的改变。原来那种家庭成员大都同处一地的生活模式被打破,一些老年人处于孤单、寂寞、无奈的生活状态中,农村老人的"精神养老”问题日益凸显。

群体二丧偶老人、空巢老人

时下,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一些老年人的物质需求得到了满足,却出现了精神空虚的现象,尤其是一些丧偶老人、空巢老人。据报载,家住山东烟台市某小区的张先生。某日看到一位老太太长时间站在开着窗户癫痫可以真的治好吗的三楼阳台上,以为她要寻短见,急忙拨打了119。还叫来周围居民上去搭救,结果却是虚惊一场。原来,站在阳台上的这位老太太。是在看楼下的行人、车辆,以打发寂寞无聊的时光。

记者所住小区的大门口,常聚集着一堆老年人或打扑克,或下象棋。就算是在寒冷的冬日,门口也少不了玩耍的老年人。丧偶老人丁阿姨就是其中之一,她也不怎么参与,就是站在边儿上看别人玩。记者曾经问过丁阿姨:"天这么冷,您怎么不在家呆着啊?”丁阿姨略带羞涩地笑笑说:"一个人在家,整天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在这儿看他们打牌,热热闹闹的,多好啊。”"其实,这里很多人跟我一样,就是凑在一起,有人说说话,不那么孤独。”

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发展。这种空巢家庭、丧偶家庭越来越多。这类老人难享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每天夫妻二人相对或形单影只。加之身体健康状况和社会关系的改变。就很容易形成一个较为封闭的社交圈。由此产生孤独感和畏惧情绪。如果身体偶有不适和病痛,更会加剧他们的失落感。甚至让他们感到生命没有意义。

群体三 中老年丧子家庭

今年53岁的邢芳,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至少大10岁。每到中秋、春节这种团圆的日子,邢芳就特别痛苦。因为她的儿子在2000年患白血病离开了这个世界。根据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农村地区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但现在无后的家庭有57万之多。遇上2008年"5 -12”汶川地震这样的天灾,这个群体就更加庞大了。

事实上,大多数这类家庭要求更多的是精神方面的关注与诉求,他们往往不太在乎国家给予经济补偿的多少,因为这些钱实际上对他们起不了多大作用。他们渴望精神层面的交流与抚慰,以缓解精神上的孤独、封闭与自卑。而当他们老了以后,则更多关注养老和医疗问题,更包括精神上的养老问题。自己是精神养老的主要力量

精神养老包括代际关系(精神赡养)和主体努力(精神自养)两大方面。所谓精神自养,是指老年人凭借主动进取的人生态度,通过积极有益的活动交往,实现精神的愉悦、满足和发展。随着社会的发展、家庭架构的变化。精神自养逐渐占据了精神养老的主体地位。

目前,许多老年人的休闲生活无非就是运动、跳舞、散步、看报、聊天等,经济条件较好的老年人还可以三五好友相邀出游。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老年人有了更为新颖的精神养老方式。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一部分老年人在网上找到了精神慰藉。今年61岁的重庆市民张先生是一名普通退休工人,有6年网龄的他可算得上是资深网民了。张先生坦言。自己打字很慢,但并不影响与亲朋好友"网聊”。闲暇之时,他还会打开网页浏览新闻,或看看自己喜欢的电影、电视剧。张先生平时爱好下象棋、打扑克,在网络上,更是"大展赣州主治癫痫的医院是哪家拳脚”。每天中午或者晚上。他都会抽出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在网络上玩"中国象棋”和"升级”。随时邀请"网络牌友”一决高低。通过网络,张先生还在网络社区里为他人出谋划策呢。

陈树堂是一位退休老人,他说他的退休生活过得丰富多彩并快乐充实。可以用"五彩绚丽”来形容。除了写作、摄影、书法、旅游外,楹联是他最重要的精神生活。他的楹联爱好充斥于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参会、活动、聚餐、婚礼、丧事、喜事、开张等等,几乎是"无处不联处处联”。在自己60岁生日宴会上,陈树堂以女儿的口吻即兴作联,上联日"老爸血缘关系密,即或叔姨姑舅各异,却皆如手心手背,皮贴肉”,下联对"后人亲戚感情深。虽然姐妹弟兄不同,也都像手背手心,骨连筋”。这副联后来配在了生日照片上,成为了铭记欢乐时光的永恒纪念。在欢送自己的退休宴会上。他也即兴吟咏一组楹联20余副,互相连贯,成为一曲美妙动情的楹联诗曲。不仅如此,陈树堂还将楹联爱好与摄影爱好紧密地结合,《"马上开饭!”》这幅照片上的配联:"爸一人上心上灶上火面带笑 娘三个下班下学下园喜盈门”,就是他联配照片经典之一。

家庭关怀加强"精神养老”

介于中国文化的特殊性,中国老年人的精神养老就不得不强调家庭因素。强调儿女对父母情感的回报。对那些有着很好物质自养能力的老人,精神回报尤为重要。某大学一项针对离退休人员的问卷调查问及"在满足您精神需求方面,哪个因素所起作用最大”,81%的被调查者选择了"家庭”。

现代社会,家庭小型化、儿女流动大、居住迁移频繁等因素使得老年人无法长期与儿女居住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做儿女的就要想办法多关怀父母。

成都的刘女士和丈夫、儿子一起定居国外几年了。而年近70的母亲则一人独居国内。刘女士几次回国探亲都发现,母亲很喜欢和人聊天,偶尔邻居过来借个东西也能跟人家说好一阵子,最高兴的事就是有小孩到家里来玩,为此她还特意准备了零食。看到这种情况,刘女士很内疚。想把母亲接到国外住。可母亲不干:想给老人请个保姆,母亲又说自己还干得动,不需要别人伺候。与母亲深入交谈后,刘女士了解到,母亲只是想每天有人陪自己聊聊天、说说话。经过家政公司的推荐。刘女士为母亲找到一位满意的"陪聊”阿姨。由于年龄相近、阅历相似,"陪聊”阿姨和母亲有很多共同语言。两个人相处得非常融洽。

尽管"陪聊”是一种不错的感情补偿方式,但记者在成都市人民公园随机采访了几位老人。他们都一致认为"陪聊”无法代替儿女,因为"心里话”只能对儿女说。而不能告诉外人。因此,有了"陪聊”阿姨,当儿女的还是应在工作之余抽出一定时间回家看望父母。身在外地的儿女可以通过打电话、信函往来等各种方式与老人进行交流。以满足老人的精神需求。

江苏的洪痫癫病如何治疗?女士在这方面就做得不错。在春和景明、阳光明媚的周日,洪女士常陪着她的母亲坐在湖岸,吹着湖风,享受这段平静而幸福的亲子共处时光。洪女士还特意为母亲拷贝了经典老歌放在MP3里面,让母亲在熟悉的旋律中度过美好的一天。洪女士的母亲总喜欢在这种氛围里说起亲朋好友的八卦。洪女士也总是耐心地倾听她的讲述。很多人都说老人唠唠叨叨的,洪女士却很理解地说:"那是她生活的乐趣。如果她不能分享这些琐事,生活就变得漫无目标,如同嚼蜡。”洪女士说:"从前,我以为假日就是要费尽苦心安排行程,开车到很远的地方,才能取悦妈妈。现在,我知道,对妈妈来说,幸福休闲就是搭公交车来到湖畔。吹湖风、话家常。然而,假期中,风和日丽的天气并不多,所以,更要把握可以陪伴妈妈吹湖风的每一次机会。”

另外。对于那些尚有条件可以选择伴侣的丧偶独居老人。可以鼓励他们组建新的家庭,这是抵御晚年孤独的最佳途径。有伴侣时刻相伴所带来的安全感和满足感,是子女无法给予和替代的。

构建社区精神养老服务体系

精神养老和物质养老不同,物质养老靠老年人自身的积蓄和收入尚可以完成。而精神养老则必须依赖于外部的力量。例如社区精神养老服务。即社区为满足老年群体的人际交往、文化娱乐、社会参与、知识教育等精神需求而开展的一系列服务活动。

目前。社区养老服务一般只重视物质生活。并没有根据辖区内老年人的精神需求情况提供精神产品和服务。在对老年群体的知识获取、政治参与、自我实现等精神需求的引导作用也不明显。在电话采访中,遂宁裕竹社区的苏婆婆说,她平时很少接到社区打来的电话,请她参与活动或关心她生活近况,尽管社区工作人员逢年过节会带一些礼物去看望她。而作为空巢老人的她。希望能经常参与一些文体活动。

一部分有知识、有文化、有思想的老年人在退休之后。更希望通过一些活动或组织,老有所为,从根本上改变老年人的精神状态。上海的徐医生在退休后加入了自己所住社区的医疗志愿队,希望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继续为社会作贡献。初夏的一个傍晚。与徐医生住同一社区的史阿姨在家中忽感头晕、恶心、呕吐,徐医生得知后,立即赶到史阿姨家。在徐医生的急救下,史阿姨转危为安。和徐医生一样,姚阿姨是北京丰台区某社区的一名助老义工。自退休以来,她发挥自己多年医务经验,利用休息时间,每天到社区卫生服务站为老年人量血压和医疗咨询。一千就是十几年。只要社区老年人有需要,她不顾白天、晚上、节假日,都热心地提供帮助。

社区作为提供精神养老服务的基本社会单元,必须建立全面系统的服务体系。才能满足老年群体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精神需求。宁波海曙区各社区在这方面为全国其他城市社区提供了有效范本。例如。白云庄社区每月一次的"夕阳无限好”月月乐活动。由老人自己设计、组织、参郑州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吗与;孝闻社区由社工、社区责任医生、义工三方组成了"三合一家庭服务团队”,上门提供亲情化、专业化的精神服务:各社区还成立了养老议事会。

为全体老人行使话语权、表达意志提供了平台,从而让他们体会到自己的存在,满足精神养老需要。

海曙区的做法显示,各地可以由此举一反三。整合多方面的社会资源,建立精神养老服务机构,建设专业化社工队伍,积极培育和发展以老年人为主体的各类社区民间组织。满足社区内老年人最普遍的精神生活需求,为老年人提供实用的、稳定的、持续的精神养老服务。

政府部门构建

精神养老服务网络

政府是满足老年人精神养老需求的官方力量。因此,无论在农村还是在城市。政府都应该加大人力、物力方面的投入,构建精神养老的服务网络。积极改善养老环境,增加娱乐设施和项目,组织老年人参加更多"老有所为”的活动,丰富老年人的精神生活。使老年人走出家庭,融人到社区、社会,得到精神上的愉悦和帮助。

各地民政局、老干部局、老龄委等相关职能部门应制定政策,形成城市网络化的平台,为老年群体参与社会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架设桥梁。例如,加强城乡文化建设,居委会、社区工作站、老年协会等公益性服务组织应提供长效服务平台,发动老年人担任居民小组长,义务服务社区居民,鼓励他们积极参与慈善捐助、帮困助学、人民代表选举等各种活动,帮助他们实现回报社会的愿望。应经常与老年人沟通交流。激发他们的政治参与热情和自我实现意识,并向相关部门及时反映他们的政治愿望。

在此基础上。逐步建立政府牵头、企业和民间志愿团体广泛参与的精神养老服务社会化供给体制。政府可以出台各种优惠政策,使社会养老团体、企业、慈善机构在老年精神养老方面有所作为,使一些原本自发聚集的社会投资群体成为精神养老服务的主力军。例如,全国有一些以开展心理危机干预、互助互爱活动以及爱心募捐等多种形式帮助丧子家庭的相关组织。前文中提到的邢芳就是在网上搜索到重庆的"星缘联谊会”和武汉的"连心家园联谊会”这两个组织,并努力联系他们,融人他们的。在这个大家庭里。大家有难同帮,共渡苦难,得到精神上的慰藉。

还应建立健全保护老年人的法律法规,组建老年法律援助事务所。或在社区服务中心设立老年维权中心。通过法律的形式来确立老年人的社会地位,规范人们尊老、敬老、养老的日常行为。

相比于物质养老。精神养老是一个更为高级、更为复杂的系统工程。面对庞大的老年群体和日益增长的精神养老服务需求。面对全社会对养老事业的关注。老年人自身、家庭、社区和政府都应充分发挥作用。共同努力。实现精神真正富足的老年生活。

文/徐蓉 摄影:江南雨

© http://zw.jpivu.com  树上攀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