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切切偲偲 > 内容详情

千年烟雨何时了

时间:2020-10-20来源:树上攀援网 -[收藏本文]

【导读】听着风竹的情话,我们来到书洋乡上坂村田螺坑土楼群。四圆一方的五座土楼,方楼居中圆楼环绕错落有致的排在一起,雅着说,真宛如一朵怒放的;  
  千年何时了
  __福建漳州南靖县书洋乡土楼观感
  走向南靖土楼,追溯那千年烟雨。
  【一】
  一路颠簸,几近麻木。拉下车窗帘,天地和我混沌一起。迷离中,是谁不时拨动着?努力睁开眼,秋阳眯眯地看着我笑。漫山遍野的绿,在这温煦的中,明媚的妖娆。
  一条溪流,扭动着细腰,伶若惊鸿,在山间,奔跑。
  我想飞,心在飞,在神秘醉人的乐章里飞。溪流,请你告诉我,那客家的土楼,有着怎样的梦境?梦里的色彩是否如你般青绿,如你般深邃?
  【二】
  山路崎岖,植物依山势梯级分布,最低层坳处是密密的香蕉林,宽大的,葳蕤的伸展,把沉甸甸的蕉果护在腋下。稍微平坦的缓坡,成片的柑橘,浓绿的叶子挤在一起,紧抱着橙黄的橘子。那橙黄堆积着,摇摇欲坠,颤动着收获的喜悦。偶或,可以看到,林中农人若隐若现的身影,他们都在忙碌着,或攀摘,或吃力的行走。一个,约六十岁,穿着灰白的上衣,肩上扛着麻袋子,袋子里鼓鼓囊囊,身子弯曲,脚步趔趄,头吃力歪在一边,艰难得往园子外行走,园边邻近公路的地上,堆放着滚圆的柚子,想必是从园里运到这儿的吧。看着他,一丝隐疼,悄然黑龙江癫痫医院有哪些袭过。暗自发问:他是我们中原人的后裔吗?先辈们千里迢迢远走他乡,何以还是这么辛苦的劳作?
  “你看山上的是什么树,那么好看?”
  “不是树,是竹子。”
  “不会吧?”
  “你仔细看,漫山遍野的都是竹子。”
  "哦!"
  半山腰往上,一望无际的竹林。在林梢跳跃着,黄黄的嫩绿,闪着亮光,漫不经心的摇曳,万头赞动,摆出妩媚的舞姿。我看见风儿沙沙,耳边,仿佛有人偶偶低语,是风儿吹来的吗?风儿是你吗?我又看见竹子羞涩的冲我点点头:是他是他,他想让你听我们的情话。
  【三】
  听着风竹的情话,我们来到书洋乡上坂村田螺坑土楼群。四圆一方的五座土楼,方楼居中圆楼环绕错落有致的排在一起,雅着说,真宛如一朵怒放的梅花;美着说,犹如五朵金花;俗着说,还真象摆上桌的四菜一汤。黄墙乌瓦掩映在绿丛中,旁边一层层浅黄鹅黄错落的梯田,金黄的稻子,划着的弧线,一层层翻着金浪,将精巧的土楼高高托起,镶嵌在山腰中。水的灵秀,山的雄浑,楼的拙朴,田的俊美,所有乡野间能够体现出的悠然自在都在这个小小的村落里,交相辉映,水乳交融,簇拥着山寨的魂魄__人家。
  走近土楼,圆圆的屋顶,斑驳裂缝的墙体,浑厚古拙的恢宏气魄,一下就震撼了我,我呆呆的跨进门楼,站在屋顶圈成的之下,视线禁不住随屋脊线而盘旋,不由自主的感到晕眩。这一刻,我知道,土楼雕刻心里,再也抹不去了。土楼外围防御的威严性,内部结构的亲和性,凝结的向心性,无一不洋溢着,中原人的气息。曲与直,在这里淋漓尽致地展示着,展示着土楼浑身上下,由表及里散发出来的无语描述的建筑魅力和韵味。我举着相机,却无力按下癫痫病者治疗的三个原则快门,因为任何角度截取的图像都只是一幅残缺的缩影。我极力打捞沉淀的词汇,大脑仍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用怎样华丽的来描述它的风霜雨雪,日出月落,不知道该用怎样陈旧的来匹配它的久远和厚重。土楼,我们中原人的血脉,你就流淌在我的血管里,住在我最珍贵的寓所吧。
  闹哄哄的吵杂声,把我从恍惚中惊醒,小黄旗在檐下抖动,又一个团来了。我看着满院的人,买茶的,卖茶的,封茶的,照相的,追逐的姿态各异,匆忙着也慌乱着。解说声,呼喊声,讨价声你语他喧,东边细了西边鸣,此起彼伏。多么不和谐的音律啊,我慌忙走出院子逃离这纷乱。站在厚厚的黄墙外,脚踩被人流和磨光的卵石青路,路尽头,连着又一座黄墙。墙角处,一方菜园,小菜青青,栅栏上披着丝瓜的藤蔓,扑簌簌垂地。我在这的缝隙里,长长的吐气,再吐气。正午的躲在墙上,是不是也在逃避这肆意无酣的嚣乱?的安谧哪里去了?那坐在门槛上端着饭碗的哪去了?还有那井边浠水的村妇,墙根玩耍的孩童都到哪儿去了呢?光阴一去不复返了,那伴着光阴一起走掉的呢?也回不来了吗?
  【四】
  沿着溪流往前走,就是“周庄”塔下村。小溪,像亮绿的精灵,穿村而过。两岸依山傍水,排列着形态不同四十多座土楼和吊脚楼。大小十几座,连着岸边的石板路,有的桥上还有亭子。放眼远望,乌瓦黄墙,窄巷青路,青山绿茶,溪流带子一样,穿过石桥,在桥眼下鲜亮的闪烁着,悠然远去。我们走在石板路上,溪流陪在身边,几只水鸭戏水,村妇河边冲洗,孩童箭步跑过石矶,手里拿朵无名的野花。亭子旁,老榕树甩着马鬃一样垂着的胡须,茶农沿路晾晒秋茶,烘茶炉转着温热的惬意。走在画中,十分庆幸,我今天没有花枝招展的灿烂,一袭灰色的装束,没小儿轻微癫娴病可以根治吗有蹩脚这古色完美的画面。浅踏曲折的路桥,触踩到了诗词的婉约。有了这婉约的熏染,在这晚秋的下午情绪拔节似的疯长,绯想这儿:早晨,紫气氤氲薄雾笼罩是柳永《雨霖铃》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低迷是戴望舒《雨巷》寂寥的雨巷,我飘过,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阑珊,是朱自清《桨声灯影》傍岸的空船上一星两星的;夜深人静,是张继《枫桥夜泊》江枫渔火对愁眠;眼前,处处“人家。”
  爬过逼仄的石板小巷,就是张家庙。旗杆下,人们忙不迭的照相,我对张家的名人族物不感兴趣。,转到房屋背后,沿着茶园的弯曲石墩土路,爬上山坡,两个姑娘忙着采茶,我不敢惊扰她们,从远处走进茶园。远离了,擦身驶过的汽车,摩的,还有桥头泊着的面包车.站在茶山,俯瞰整个,成片的房屋,成片的黑屋顶,精美的抱在一起,安睡在层层茶园的怀抱里。我的客家亲族,安静拙朴墨香是你秉性容颜韵味,欲望奢华是舶来品。我祈祷,晶亮的溪流沉淀你远古的墨香,让我在你最安静的时侯悄悄的走近你。
  趴在山头,我也悄悄了。
  客家米酒的醇香,醉去了白天的疲惫,打牌的人自是玩去了。板路上,我和同事走着,很快淹没在村子的夜色里。漆黑的夜,偶尔一盏昏暗的灯,晃着黄色的光晕退去。整个村庄缄默着,稠密的静寂,凝结着,凝住了溪流。你可以感觉到她婉约的动态,却不闻她清丽的气息,一切繁华过往都沉淀河底,一任这寂然蔓延开来,漫洇脚底。久违的感觉,揉溶全身,深深沉醉这忘我唯我的超然中,一切凡尘杂事如尘埃纷纷落地,了无痕迹。我俩就这样走着,干脆坐在路边,静静地沉醉。天上无月,水中也无月。他自语:“这地儿,住三五天多好啊!”而我,却在想“长沟流月”该是奢侈难遇的意境吧,此刻癫痫应该挂什么科,若有流月,又该是多么的画蛇添足啊!万籁沉轲,也许,小鱼还能衔着遗失的经文轶事,咀嚼酒酿的墨香。我听见,石子在充盈间,挤满先人的窃语。
  【五】
  客家门楣,挂着红灯笼,照着这样一幅对联:“德必有邻有邻必不孤,庆由积善积善由惜福。”看到这联子,我必须承认,我不是一个真正的旅者。我的眼睛和心灵,没有阅懂土楼的外表,更没有深入土楼的。在土楼里安居乐业的子民们,他们日常的里传承着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这个生生不息的文化圈,使干硬的土墙变得有了人情味;对他们来说,土楼已不仅仅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场所,而是一片的、一个灵魂的象征。我做为一个当下的中原人,敬仰的同时怎么能够不汗颜。对联红彤彤,我的脸也该是红彤彤的吧,我想。
  楼道黑�q�q,我独自爬着木楼,脚下吱吱响着别有的旋律。我的房间在三楼的拐角处,倚着门口的木栏,静看夜色。空中有星,只是疏疏淡淡的几点,被楼方方的罩定,罩出一片方方的天,那般深邃,那般神秘,那般怪异。凝望院内一盏盏灯火,和星一样泛着惹人的光。星和灯,天和地,多么的合拍,浑然成的夜曲。二三星子眨着眼,心却靠不了岸,直想那: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宽大的板床,洁白的被褥,透空的木门。我躺着,睁大眼睛。院里的光束,从门上窗棂钻进来,落在床上,撩拨着我缱绻的睡意。我插上门拴不让溜进来,我想,抱梦眠,枕着土楼的呓语,溯前世的容颜,祈千古承载的古香。朦胧中,田螺坑雾霭凝�鳎�青山如黛,石径蜿蜒,一位老者背着一捆稻谷,村妇背着茶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