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而不死 > 内容详情

爸爸把我绑架了作文

时间:2020-11-20来源:树上攀援网 -[收藏本文]

爸爸把我绑架了作文

  我跟着爸爸下车,车站在夕阳下被染成了橙色。爸爸转头说:“我们要步行哦!”连他的脸都是橙色的。“我们要步行”,这不是开玩笑。我们走出检票口,穿过环岛,走完三三两两地排列着几家店铺的安静的商业街,沿着偶尔只有几辆汽车开过的道路一个劲儿地往前走。渐渐地,道路两旁没有了人家,只看见绿油油的田野。

  “要走到哪里?”

  爸爸停下脚步,用左手指着一座树木茂密的小山有气无力地说:“上面。”他把包背好,沿着小路左转往小山走去。

  “爸爸,我们会死在路上的。”我站在原地说。我是认真的,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爸爸说:“你要记住,也会有这样的事。没有出租车,不能坐在有空调的餐厅里等上菜,也不能想回头就回头,只能一直向前走。”他气喘吁吁地说,“总以为到处都有出租车,到处都有餐厅,相信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马上会有人出手相救,饿了总会有饭吃,渴了就去找自动售货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不管做什么,都不会由衷地感到高兴。你等着看吧,到了山顶,你会心旷神怡。想到虽然肚子饿得要死,筋疲力尽,但仍然做成了一件事,你会觉得自己相当了不起。”

  我蹲在地上,用指尖摆弄满是灰尘的胶底运动鞋,暗自寻思接下来怎么办。奇怪的是,我既不胆怯也不忐忑。露宿山间吗?虽然没有做过,可是躺在这里能睡着就行,说不定很简单。会有蚊虫叮咬吗?会有大灰熊什么的在身边咆哮吗?就算这样也无所谓了。

  我并没有期待在这个没人的山顶有豪华宾馆,或者带有温泉、游泳池、游戏中心的别墅,可是来到山顶后我还是大失所望。上面有一座很小的寺庙,和我们上山相反的另一面则是寂静的墓地,仅此而已;并没有什么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

  “是一座庙。”我脱口而出,一边用力喘气,肩膀上下起伏。

  爸爸按了门铃后,一个驼背的老奶奶走了出来。

  “那个……我在书上看到这里可以住宿,一个晚上就行。”

  “谢谢,真的帮了大忙。那个,我们吃过早饭后就什么也没吃了……”爸爸语无伦次,声音沙哑。老奶奶目不转睛地、不折不扣地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们一番,发出高昂的笑声。

  “真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只有两个人,所以做得少。我讨厌剩饭剩菜,做饭都掐着量,所以真的没有现成的东西能端出来,对不起。”老奶奶边说边背对着我们在厨房开始做饭。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光景却让我放下心来。

  老奶奶端上桌的是饭团、米粉蒸糕和味噌汤。我小声说了一句:“真好吃。”老奶奶眯起眼睛笑了。“真的很好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团。”爸爸说。

  他是我爸爸,我才伟大

  记忆中我的父亲在我面前只流过两次眼泪,一次是有一年从北京放假回家时,我跟父亲说我给爷爷带了一件礼物,他告诉我爷爷去世了,我看到他流下了眼泪。还有一次是他得了癌症之后,要做手术,我和姐姐凑齐了钱去交费时,他感动得哭了,他说孩子们懂事了,给孩子们添麻烦了。这让本已焦虑的我心如刀割。

  我把当时仅有的几万块钱全拿出来了,我意识到,有些时候钱是那么重要。随后他的病情每况愈下,生命的最后阶段,我送他回哈尔滨。火车上,他已经很虚弱了,每次去洗手间都要我搀扶或者背着他,我一宿没怎么睡觉。记得当我背着他时,他说了句,原谅爸爸。那一瞬间,我强忍住了泪水。他太客气了,竟然对自己从小背到大的儿子客气,而我只是背了他几次而已。

  尽管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我知道那是我熟悉的表情,我深知这句简单的话里的含义,有内疚、有感激、有牵挂,更有不舍……当时我的歌唱事业没有什么大的起色,他一直担心我的生活。多年以后,我偶尔会想起这个场景,想起这句话,常常不能释怀,就像落笔的此刻,我的眼泪又夺眶而出。

  多年前,我曾经写过一首叫《父亲》的歌,里面写道:你为我骄傲,我却未曾因你感到自豪,你如此宽厚,是我永远的惭愧。

  去年我重新录制了这首歌,在最后加了一句:我终于明白在你离去的多年以后,我为你骄傲,当谈起你的时候……我知道了,我为他感到骄傲的,是他对生活的隐忍和对家庭的忠诚。

  如今,我们三个孩子都生活在北京,母亲如候鸟般往返于哈尔滨、北京和海南。她在孤独中寻找快乐,寻找能让她过下去的生活。人生终究是残酷的,母亲步入这样的年华后开始面临着更多的意外的告别,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中也陆续发生着生离死别,有时想想我真为她担心。

  现在,每当我取得什么成绩时,她在高兴之余常常会说,要是你爸还活着该有多好。前些天,她看我的电视节目,当我唱完一首歌,她一小孩癫痫是什么症状个人对着电视机激动得鼓起了掌,还连声喊道:好好好!她把这些当作有趣的事情告诉了我,听后我也乐了,可随后心里涌出一丝悲凉。是啊,要是父亲还活着该有多好,那鼓掌的就不是她一个人了,他们俩一定会热烈地讨论,我甚至可以想象他们谈话的内容。

  只是,我想象不出父亲如果活到现在时的面容,在我的记忆里,他最后定格的样子远远年轻于现在的母亲了。

  爸爸们的女权主义萌芽

  丹麦一所大学公布了一项跟踪研究结果:男老板在有了女儿以后,会改变他们对待女员工的态度,更容易给女员工加薪。

  看到这项研究成果,我是相信的,同时想起了我的爸爸——有一天,酒过三巡,他和一个大叔在饭桌上争论起来:女人是否要努力拥有自己的独立事业。

  有两个儿子的大叔说:“外面的世界,是男人的世界,女人的职责就是收拾家、带孩子。像我的老婆,现在每天带孙子,不知道有多充实。”老爸不同意:“如果我生的是儿子,我也会说,女的嘛,好好照顾家庭就行了;但有了女儿,我一定要说,女人必须得实现经济独立,这是拥有一切话语权和幸福的基础。”

  我在旁边偷偷听着,心想:光听最后那句话,我老爸也算是个女权主义者呢。其实呢,我知道,还不至于上升到这样的高度。我的爸爸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一个普通的男人,在一个男权社会里成长,见到的都是女人围绕着老公和孩子而活,曾经他一定像那个大叔一样,认为女人依附于男人生存,是条和“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一样不需要讨论的真理。直到有一天,一件事情发生了,让那个坚如磐石的“真理”裂开了一道缝——他有了一个女儿。

  他有了一个女儿,那是一个小小的有趣的生命,会哭会笑,会乖也会捣蛋,会好奇,会问很多问题,写时也会一本正经地描述“我的梦想”。她和一个小男孩并没有什么区别啊。随着她渐渐长大,他开始有点恐慌:这个小精灵,将来真的会成为另一个男人所期盼和要求的贤妻良母吗?

  他的恐慌不是庸人自扰,因为他太了解男人了,他自己就是这样的男人。一个男人,可能会理直气壮地要求妻子牺牲自我、成为他背后的女人,却很难容忍自己心爱的女儿被人如此对待。

  在女儿面前,他第一次发现“贤妻良母”这个角色不太对劲。以前,他是多么理所当然地认为,女人的使命就是成为男人所希望的那种女人啊。否则,她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可现在,不对了。他看着她长大,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奇迹,她明显并不是只有依靠男人才能体现自我价值,更不需要听男人那些愚蠢的指令。

  王朔曾为女儿写道:“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只要一笑,就像太阳出来,屋里也为之一亮。”在爸爸眼里,女儿是没有性别的,他只看到一个美妙的生命——而这,正是女权主义的真谛:每个人,首先是一个独立自主的生命,其次,才是男人或女人,这个先后次序不能颠倒。在这个基础上,几乎所有的“因为你是女人,所以你必须……且不能……”的行为准则,都是经不住推敲的。

  在微博上,不少大V们会时不时转发他们女儿的微博与照片,疼爱欣赏之情溢出网页。这些照片,多是女儿们让他们骄傲的时刻:拿到了知名学府的毕业证书,穿着优雅的小礼服参加朋友们的party,因特殊才华或事业成就而获得某项嘉奖……然而,没有一个爸爸会因女儿给丈夫做了一顿丰盛无比的晚餐而骄傲。不是说照顾老公有什么不对或不好,而是对参与了女儿生命成长的爸爸来说,他们都怀着一个朴素的愿望:愿这个生命能发挥她最大的潜能,能自由而美好地活着,这胜过一切。

  一位父亲在TED演讲里反省自己的教育方式。他发现,他对儿子和女儿的要求完全不一样:他不允许儿子哭泣,希望他阳刚冷酷,像个“做大事”的人;对女儿却是随时容忍她的撒娇。他一直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直到有一天,他问他儿子和其他几个男孩:“如果你们被人说像个姑娘一样,你们会怎么想?”男孩们都回答:“会觉得特别羞耻,还不如不活了。”他大吃一惊,质问自己:“如果一个男孩认为像女孩那样活着是羞耻,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和教育我们的女儿?”

  这位父亲意识到了,假如所有的儿子都是那个“做大事”的人,那么他的女儿将会终生被囚禁在琐碎的小事里,还被男人瞧不起。他必须允许儿子柔软,也要鼓励女儿坚强。“他”和“她”应该互相欣赏与帮助,共同承担所有的大事与小事。

  每一个女孩的诞生,都给了一个男人重新审视性别平等的机会。我的爸爸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也曾经非常大男子主义,但在有了我之后,他知道他无法庇护我一生,于是希望我能有一技之长,能独立思考,不信那些性别偏见的邪。如果他是一位企业家,看到女员工们以自己的劳动与智慧换取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筹码,大概也会像文章开头那项研究结果显示的,愿意给她们更公平的薪酬,而不是对她们说:“女人搞好家庭就可以了。”毕竟他也希望,这个社会可以用更公平的方式对待我。

  这天津哪家医院看癫痫好就是爸爸们的女权主义萌芽。从爱一个女儿开始,从希望她更少受到性别的偏见和束缚开始,从祝福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走自己想走的路开始。

  爸爸,别哭

  听妈妈说,她出生的时候,爸爸哭得特别凶,就好像生孩子的并不是刚刚分娩的妈妈,而是他自己似的。后面的话,妈妈并没有告诉她,她也没去问。她一直都觉得,爸爸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她的大英雄,即便是流泪也该是绽放幸福的小花朵。

  她从小就很倔强,妈妈说,她的脾性像极了爸爸。

  妈妈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女,可她偏偏就没遗传到她哪怕一丁点儿美貌的基因。每每村里的长辈们从她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都不忘回过头来补充一句,这伢仔随她爸。

  胡说,你才随她爸呢!她常常不满意地这样反击道,却总会招来大人们的哄笑声。那笑声很清亮,仿佛能穿过村子里的每一条大大小小的巷子,甚至能飞到天边的云彩上似的,如若不然,每一次抬头望天,为什么她恍惚都能看见爸爸的影子呢?

  她实在很是想念他。在儿时的记忆里,他常常东奔西跑,下江南,上东北,就像一只飘忽不定的飞鸿。也只有在年关的时候,她才能看见胡子拉碴的爸爸。而当他面对她的时候,永远都只有一张毫无表情的面孔。他从来不给她买好吃的或者好玩儿的东西,与其他的叔伯相比,他显得有些冷漠无情。不过,这并不能减去她对他的思念。妈妈说,爸爸是一个老实忠厚的庄稼人。

  那些与泥巴为伍的日子过得飞快,她一个人也能玩儿得有滋有味。5岁那年,妈妈又为她带来了一个小天使,从此,她终于有伴儿了。那一年,妹妹出生在一个清冷的晚秋,夕阳西下,天空渐渐地阴沉起来。她一个人坐在大门口的小石台上面,听着屋子里面传出来的断肠般的嘶吼声,她忽然就被吓傻了。

  那时,她不懂什么是心疼。

  她是被大姨强行抱进屋子里的。当她心惊胆战地站在土炕上的时候,眼前就多了一个紧闭着双眼的女婴,她长得很漂亮,清晰的眉眼像极了妈妈。她情不自禁地笑了,还壮着胆子挪上前去摸了摸她的脸。妈妈冲着她虚弱地笑着,那笑容很是奇怪,因为那微笑的眸子里分明生出了许多的泪花。

  她一下子就跳到了地上,一个人悄悄地寻找着爸爸。在房屋后面的矮墙上,她听见了他的哭声,他哭得那样无助、凄凉、哀伤,把整个寂寥的夜晚拉得如刀锋一般漫长。她忽然就慌了神,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屋子,对着大姨语无伦次地说了好多好多话,她也不知道大姨为何会表现得异常镇定,她只是蹲下身去,把一脸惊慌的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就那样紧紧地抱着,抱着。

  那一夜,她忽然被爸爸大呼小叫的声音惊醒,她吓得大哭了起来。朦胧中,他看见情绪失控的爸爸打了妈妈一巴掌,妈妈就无助地躺在炕上静静地流着泪。她像一头发怒的小牛一样,猛地冲了上去,一脸惊恐地盯着他看,而他,就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两脚。

  第二天一早,她就见到了匆匆赶来的远房亲戚,她并不认识那两个人,只是,她看着他们想要强行抱走刚出生的妹妹。就这样,她流着泪冲上前去,护在妈妈的身前。她看见妈妈死命地抱着妹妹,哭得声音嘶哑,她看着爸爸铁青着脸对妈妈无缘无故地指责和谩骂。最后,来的人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就一脸失落地离开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莫名其妙地疼了一下,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断流了。她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总之,从那时起,她只知道哭泣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方法,因为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半年后,家里忽然就住进来一个大她两岁的哥哥,她并不认识他。当爸爸拉着他的手一脸幸福地来到她面前的时候,他就用命令的口吻告诉她,从此以后,他就是你的哥哥了。她怔怔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如果不是因为那半块月饼,她还不清楚爸爸哭泣的真正原因,虽然,她宁愿自己一辈子也不曾知晓。

  就这样,陌生的哥哥在家里小住了半个多月,有他在的日子,每餐饭必须有肉,家里的土鸡蛋也要让他可劲儿地吃,在那个穷山恶水的小村庄里,他竟然还有零花钱用。那一天,妈妈从柜子里翻出来一块中秋节剩下来的月饼,就把它一分为二,一半给了他,一半给了她。她万万没有想到,哥哥会去找爸爸告状。当爸爸气势汹汹地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半块月饼还纹丝未动。爸爸一把就将月饼抢了过去,还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只一转身就和颜悦色地对哥哥说,吃,不够咱再去买。

  她忽然就愤怒起来,她大声地质问爸爸,凭什么你把好的都给了他?

  这时,爸爸就说了一句让她铭记终生的话,因为他是男娃!听了这句话,她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那一年,她才6岁。那个陌生的哥哥不久以后就走了,他去了哪里,她不知道,也不愿意过问,只是他离开的那一天,爸爸哭得肝肠寸断,妈妈却一脸喜气洋洋。她忽然觉得,人高马大的爸爸既然那么爱哭鼻子,就让他哭长沙看癫痫多少钱去吧,因为那一巴掌早已打折了她青春的翅膀,甚至打断了她对一个父亲全部的幻想。从此,她的心里再也没有英雄!

  她的争强好胜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她倔强,她叛逆,与父亲针锋相对,这一对就是12年。学习成绩一直优异的她并没有金榜题名,这一切也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她辜负了自己大好的.年华,那一段年华也亲自断送了她的梦,她不是不懂,时间从来都不会亏欠任何人。

  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她随意地选择了一所学校,随意地选择了一个专业,爸爸气愤地对她说,你一定会后悔的。她只是极其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字一顿地回答他,该后悔的人不应该是你自己吗?我生来就不是男娃,也用不着你来为我操心。

  原谅那个保罗

  15年前的一天下午,10岁的小丹尼从校车上跳下来,蹦蹦跳跳地向家走去。还有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他想,今年的圣诞节爸爸会给自己买什么礼物呢?

  “你好,小朋友,我是你爸爸的朋友。”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陌生的男人跟他打招呼。丹尼回头看了看这个彬彬有礼的五十多岁的男人,也礼貌地朝他笑了笑。“我们正为你爸爸准备一个晚会,你能帮我给他挑选礼物吗?只有你知道他喜欢什么。”那个男人说。一听是为爸爸挑选礼物,丹尼很乐意效劳。

  陌生男人带着丹尼上了一辆汽车,然后开着它穿过几条街道,最后停在了一片废弃的空场上。丹尼正在奇怪,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刺痛,回头一看,那个男人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顶着他。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忘记了疼痛,恐惧地大喊了起来。男人面目狰狞,恶狠狠地说:“闭上你的嘴巴,快下车,给你老爸打电话,让他一个人来这儿找你。”

  丹尼立刻明白了,他是一个绑匪。

  丹尼跌跌撞撞地走下车,趁男人没有注意,拔腿就跑。男人气坏了,赶上去就向他刺来,竟刺中了他的左眼,丹尼害疼,啊了一声滚在了地上,头部一下子撞在了一块石头上,顿时晕了过去。

  丹尼的左眼失明了,但侥幸保住了性命。

  警方最终找到了嫌疑犯,他叫保罗,曾是丹尼父亲公司的一名员工,因酗酒而被解雇。然而脑部受到重创的丹尼却没能准确指认出保罗,警方终因证据不足无法对他起诉。

  接下来的日子里,丹尼时刻都生活在噩梦中。他不敢单独出门,每晚睡在父母的床边,常常被一点点的动静惊醒。他为自己失明的左眼感到自卑,整天把自己闷在屋子里。

  后来,丹尼的同学知道了他的情况,纷纷前来看望他,陪他游戏,帮助他学习,并不断地鼓励他,丝毫没有嘲笑他的意思。丹尼被感动了,他第一次认识到,那段经历不应该成为他颓废的理由,他必须勇敢地面对新的生活。

  如今,丹尼上了大学,主攻心理学,并拿到了硕士学位,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还谈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女朋友,过着正常人的幸福生活。每当回想起那段经历时,一个问题总在他的脑海里闪过,如果碰到当年那个伤害他的人,自己该怎么办,会轻易的谅解他吗?

  这年夏末的一天,丹尼接到了一个电话。“保罗在一所老人院里,他承认了那年绑架你的事,你愿意见他吗?”打电话的是当年负责调查丹尼案的一位警官。丹尼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说:“那……好吧。”

  在老人院里,丹尼站在保罗的房门外,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推门进去。床上躺着一个瞎眼的干瘪老人,完全不是丹尼想象中的样子。听警官介绍是丹尼,保罗脸上的表情一下子紧张起来,然后慢慢放松,然后开始发抖,最后,他哭了,费力地伸出一只干枯的手,颤巍巍地。

  丹尼迟疑了片刻,把它握在掌中。

  “对不起,”保罗说,“我只能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丹尼望着已风烛残年的保罗,说:“我来见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准备原谅你。你所做的一切没有结束我的美好生活,相反,它还是我幸福生活的开始。”

  后来的一段时间,丹尼几乎每个星期都去保罗那里坐坐。保罗和他讲述了自己许多的经历:从小没有父亲,被家人抛弃,十几岁就打架、偷东西、喝酒……

  那天夜里,保罗在睡梦中安祥地死去。

  丹尼感慨地想,在今后的人生中,自己肯定还会面临到很多的选择,但原谅那个保罗无疑是自己一生中最伟大的一次。

  早安爸爸

  几乎整个夏天,我都默不作声地在空调屋里忍受着失业后的煎熬,直至有一个傍晚,一个长得花容月貌的女子敲开了我的房门。

  女子开门见山,说我长得像她孩子的爸爸,请求我配合她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她的孩子得了癌症,现在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而孩子的亲生爸爸,却在半年前不幸因车祸去世,她向孩子隐瞒了整个事情的真相,在6岁孩子的天空里,只知道爸爸出差了,在国外。

  我没有想到自己在山东省专治癫痫的医院网上的脸谱竟然引起了她的注意,我无论长相,还是身高,都与孩子的爸爸很接近,她趁着孩子熟睡之时,偷偷跑了出来,找了我两次,第三次,我被逮了个正着。

  我一个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大男孩,长相年轻帅气,给人家当爸爸,怎么想怎么奇怪。

  但没办法,女人渴求的眼神让我无法拒绝,我与女人签订了协议,女人若无其事、轻车熟路地将一大沓现金扔在我的床上,我的床与整个身体蓦然一震。

  我害怕一开始便露了馅,女人说得十分清楚,无论如何,在孩子快要走时,给他一份缺席的父爱,孩子的爸爸在世时,老是出差,一年到头没有几天与孩子待在一起,孩子与别人打架时,这成了孩子的软肋,曾经有一段时间,许多孩子说他没有爸爸,是从野地里抱回来的。

  报到的第一天,便赶上孩子做化疗,他疼痛的样子让人痛彻心扉,女人坐在旁边的床上,一个劲儿地啜泣,却没有眼泪掉下来,我知道这样的折磨已经持续太长,眼泪也已跟不上滋生。我按照女人的安排,特意换了身男人半年前离开时的衣服,衣服上洒了点茉莉花的香水,虽然我特讨厌这种味道。

  奄奄一息的孩子,竟然蓦地睁开了惊恐的眼睛,他的左右手紧紧抓住床栏杆,似乎是想坐起来。

  女人怔了一下,蓦地想起了什么,马上灵敏地叫了起来:仓仓,爸爸回来了。

  他坐了起来,呆滞的眼神中流露着不信与恐慌,等到确实看到一个和爸爸长相一样的男子映入他弱小的眼帘后,他选择了坚强,没有掉眼泪,我等待着他的爆发,积攒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我做好了各种准备工作,拥抱、盘桓、伤心欲绝,我甚至编好了出差于哪个国家,那个国家的风土人情,那个国家的语言,害怕说串了,之前与女人对好了词。

  “早安,爸爸。”

  仓仓叫出了口,继而无力地躺了下去,眼神恢复了正常。

  我没有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对待我,而我呢,面对孩子的平淡,竟然选择了手足无措。

  女子询问着:“仓仓,爸爸回来了,怎么只说一句话呢?”

  仓仓笑了起来:“我说话了,早安爸爸,再说一遍。”

  我笑了起来,女子也笑了起来,我跑了过去,看着孩子满是针眼的手臂,心疼地抚摸着,仓仓的手从我的手中挣脱出来,延伸到我的脸上,认真地摸了起来,直至将这个早晨第一遍全新的温暖传至我的全身。

  仓仓的病情十分严重,隔几周便要化疗一次,而在休养时,他最多的时间便是与我待在一起,开始时,我拘谨,他反问我为何如此反常。我说离开太久了,距离太远了,没有美丽了。他笑我,缠着我讲小时候的故事,好在有准备,我编好了精美的词汇。

  仓仓十分认真地听我讲,我讲累了,他便讲,他问我你怎么这么瘦?为何上次非要打一次架不可?我摸不着头脑,旁边的女子解释着:

  “你爸从来不会打架,老是别人打他,可是那次,他竟然选择了与一个高个子的家伙斗殴,虽败犹荣,他的脸被打成了花猫脸。”

  我如醍醐灌顶般地打了个冷战,解释着:“仓仓,你从小软弱,可能是随我,我这样做,是想告诉你,该出手时就要出手,男人要学会担当与抵抗,哪怕打不过,也要在意志上压倒对方,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表现是否影响了你。”

  “当然有,我懂了,没有来医院前,我与章章打架了,他把我鼻子打出了血,我都没有哭,我想起了你打架时,也没有哭,你告诉过我,即使被打倒了也不可以哭的。”

  每天早晨过来时,他都会认真地对我说:“早安,爸爸。”

  而我每天晚上需要回家,因为这儿住不下。那天,仓仓突然问道:“爸爸,你与妈妈是否在闹离婚呀?”

  我无法作答,惊恐万状地看着旁边的女子,女子感觉与我生分了,便跑到我的旁边,将手搭在我的肩上反问道:“仓仓,我与你爸爸关系很好呀。”

  “那爸爸为何每天晚上都回家,不与你睡在一张床上?我知道爸爸妈妈是应该睡在一张床上的,同学们都这样讲。”仓仓天真地问道。

  “爸爸晚上要加班,忙!不过,我与老板说好了,从今天起,我晚上不走了。”我自作主张地说,女子投来感激的目光。

  仓仓的病情在加重,已经离不开人了,我与他妈妈跑前跑后地张罗着,他又要面临着一场大型的手术,手术前,我说:“勇敢点,仓仓,爸爸在外面等着你。”

  他竟然笑了起来:“我小时候给青蛙动过手术的,不疼,爸爸给我力量。”

【爸爸把我绑架了作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